当前位置:首页 > 扑克之星新闻 > 正文内容

Negreanu霸气语录:拿多少WSOP奖金对于我来说都是浮云!

2017-01-13 | 分类:扑克之星新闻 | 评论:0人 | 浏览:1,953次

他是all-time money榜单上的冠军,Hendonmob名流榜单的领头人,Netflix上还有他的传记片。在扑克上,他硕果累累,战绩辉煌,对所有事情都抱有自己特定的看法和己见。近来他开了自己的播客同时也重启了自己的博客,继续记录自己在维加斯现金桌与Phil Ivey,Patrik Antonius和Gus Hansen这些业界大牛玩$4000/$8000级别时的冒险与奇遇。

在巴塞罗那我们邀请到Daniel,并坐下来和他一起畅聊扑克及他的扑克观:

Q:我前段时间看了你的博客,你上面写到“超爱和Ivey,Hansen一起玩牌,超爱!”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要回去玩这个游戏的想法?

A: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想它了,想玩了。

当然也有几个主要原因:首先参加WSOP的时候,我留意到有很多玩家他们的水平是大写的赞,即便是玩混合游戏也不在话下。随后我就意识到,如果我停下来不玩游戏,停止磨练自己的技艺,那么我就会呈落后趋势,然后慢慢被干掉。

就混合游戏而言,我还是很擅长的,我很自豪。可是你知道的,技术类的东西,如果你不时常操练,不常和世界上最棒的玩家切磋较量,那么你就不能保持自己技艺的锋利,曾经再自豪的技术也会随着懈怠慢慢溜走。而我很想在世界系列赛诸如混合游戏等类似的游戏中收获好的成绩,所以时不时磨练自己的技能,常常拉出来练练,不让他生锈腐烂,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另外一个方面,仅仅是出于乐趣。年轻的时候和Gus,Phil,Patrik这些伙伴一玩就是30到40个小时,别提多有趣了,现在过了不惑之年,想重找那种乐趣。

说实话,刚玩这个游戏时真的开足了马力,头一小时就有400,000刀进账。不过截至目前,在玩了100手牌后,我已经掉了250,000刀。其实这个游戏是个很轻松很活泼的游戏,不像你们听到那样说他玩的级别很大不是个好游戏之类的。你看当大小盲注是$1,500/$3,000时,输个250,000刀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总体来说我还是很享受的,虽然可能大错小错不断,但整体上我还是很享受这个游戏的。你读了我的博文,对吧,其实和Gus打牌有很多原因,当然其中的乐子也不少。Jason Mercier有一次在自己的播客上就提到了Gus,不仅因为他是位高手,牌玩的很好,同时也因为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总是能量满满,精力旺盛,而这也是现如今的玩家所缺少的。说真的,他真的是位很有意思的人,真的很有趣。

Negreanu走进Bellagio玩现金桌

Q: 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还是同一个参赛阵容呢?

A:不是只有他们参加,也有很多别的玩家加入,巧的是那时候这些玩家都聚在一起,而刚好又被我记录下来。
其实参与的玩家多了去了,这些家伙之所以被记录在册,真的是因为他们打的太好了,最后只剩下他们,还有就是他们打牌的时候真的秉承他们永不言败的精神啊。像Ray Dehkharghani 和 David Oppenheim这些顶尖玩家,以及在线上磨练技能的Nick Schulman 和 Michael Thuritz这样的人。不过也有些年轻的玩家,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够好了,其实不然,我很信这一点。
Q:是不是因为这些线上打的好的玩家,打线下时没有很好的转换自己的打牌观念?又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会玩,所以玩的不好呢?

A: 之前我在线上打$400/$800的混合游戏时,和他们切磋过。不过我玩一局胜一局。我认为现在年轻的玩家梭哈游戏玩的真不咋地,这就是他们的短板。其它游戏玩的好,是因为那些游戏很合他们的胃口,而梭哈不是。其实线上和线下的转换真的需要花很长时间才可以很好的平衡与应用。

Q:玩附加赌注会不会对某些玩家产生影响?我敢说有些时候你根本不想看翻牌,因为一些赌注作祟,你看这就是产生的影响,对不对?

A:当然会有影响了。这是最危险的地方。所以即便有时我占有一点优势我还是会自动放弃,因为在某些牌面上我一点都不确定,比如说如果那手牌Phil Ivey也参与进来时。比如说现在你手里拿着红桃AK,那么有两种最有利的情况:
A,全下,期盼着其他人弃牌;
B,弃牌,不看翻牌。
这样做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有些时候附加赌注要比手牌大的多。

Q:这些游戏听起来真的很大。

A:说实话,对我来说这真的不是金额很高的游戏,因为在扑克室成立之前,我就是现金桌游戏里的grinder,当时我玩$4,000/$8,000或者$1,000/$2,000,无限注扑克$100,000封顶。当时的目的就是赢钱,所以玩的金额很高。现在我们玩的是$1,500和$3,000,所以相较而言真的不算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在这个节目中玩的很大,可能会毁了这个节目。实际上每季都有一个损失上线,$80,000或 $100,000封顶。对于这种损失,反正我是没多大感觉。或许之前的输赢结果会对我产生一点儿压力,但是现在一点也没有。如果我在节目中损失了一百万,也不会大呼小叫,因为已经无所谓啦。

Q:你打这些高额桌游戏是为了给WSOP中的锦标赛蓄势,但是你在每季的得失就已经超过WSOP中的盈利。所以你觉得值吗?

A:参加WSOP系列赛,为的不是钱。想要赢钱最好的去处是参加那些大型赛事中的无限注的德州扑克锦标赛。可赢钱这不是我的关注点。其实年度玩家,金手链这类的东西才是我的菜,通常我会参加$10,000买入的混合游戏这种小型买入赛上,以此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在WSOP上到底拿了多少钱,我真的不关心。就好比说,我拿了两条金手链,但是一整个夏天的收入没有多少,那在我心目中这依然是赢。

Q:你在Hendonmob上长年排在第一位,但是GPI,可没有这种成绩,有想过去攻占GPI的第一排名吗?

A:GPI真的不容易。GPI的结构很不一样,我这不是在抱怨,是真心觉得很难攻克。

就锦标赛而言,我主要是打WSOP,除非疯狂的参加世界上见经传的锦标赛,不然想入GPI的前10名,真的很不容易。我玩锦标赛只是玩上半程,第二半程玩的不够,你看我现在参加巴塞罗那赛事,或许也会参加12月份的WPT,总之就是玩的锦标赛次数不够,所以想入围前10肯定没有那么容易。

Q:如果蒙特卡洛的the Big One for One Drop Extravaganza吸引了大量玩家参与,那么all-time money榜单上你这第一名的位置可就会被很多业余玩家抢走。不过这种事也不会发生,可是如果真的发生了又会怎么样呢?你是怎么看待这种私人赛事的?

A:我想,对于很多玩家来说,多多少少都有会被头衔问题困扰这种事。我也不例外。首先,如果你想要承办一个锦标赛并且把钱捐给慈善机构,并说:“我要邀请30个人前来参加比赛”,那我还有设呢么好说的?这是你的赛事,是你在筹款,职业玩家可插不着腿。Guy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他手下有很多业余玩家,而这些业余玩家可不想对上职业牌手。他们可以把钱捐给慈善机构,但不会给职业玩家。对此我没什么意见。

不过这不能与金手链挂钩,因为你不能挑选出30个玩家,然后搞一场金手链赛事,这样的话我就要站出来反对了。实际上,Guy想让什么人参赛就可以让什么人参赛,就是这么简单。

Q:Netflix上有你的传记,当时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传记片呢?

A:Francine Watson(传记片的导演)和他的团队曾为扑克之星做了一个10分钟的视频。里面有Nanonoko和其他的玩家,然后他们对我说,不如给你拍一个12分钟的短片吧。可是后来有太多脚本了,所以到最后他们直接说“唉,还不如做一个传记片呢!”这个主意一旦敲定,并且和我的哥哥交谈之后,拍摄的方向就完全改变了。也因为哥哥的加入,影片中加入了很多家庭的东西在里面。说真的,哥哥一直都不是很健谈的人,不过看完他在影片里的表述,真的很动容,他做的很棒,很出色。

电影出来之后,有很多本来不打扑克的人,在看完这个传记片之后都开始喜欢上扑克,跃跃欲试。他们之所以喜欢这部电影,因为他不仅仅是一部电影这么简单。这里面有亲情有家庭因素,有成功与失败的交替转折,是个关于毅力的故事。所以这部电影以踏入主流而不仅限于在扑克圈流传。

Q:你现在有自己的播客,怎么会想到做这个的?
A:其实早在世界赛事之前我就有收听播客的习惯了。在没有深入搞懂时就已经入了迷。你看现在已经有了EPT Not Live, twoplustwo 以及Joey Ingram。看着这些我就在想我可以在此之外做些什么呢?怎样才能做到特别与不同呢?我的计划是去采访业内最有影响力的玩家,或者从业者,让人们得以窥见这个行业的内情。而我有一个优势,就是可以接触到一般人接触不到的人的优势。

其实我很想采访Phil Ivey虽然他很少接受采访,不过我真的想强迫他来做我的采访,因为比起别人,我更加了解他,所以可以挖出更多的东西。毕竟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所以真的有料可挖,这可谓是我的独家优势啊,哈哈。

Q:越来越少的人进入扑克这一行,在你看来扑克的未来会是怎样?

A:当前扑克的氛围还是很不错的。线下游戏正在蓬勃发展,WSOP有很多游戏,参与的玩家也很多,并且今年的参赛人数又创了历史新高。其实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有扑克游戏例如澳门的大额游戏,维加斯和欧洲的中筹游戏等等。
线上游戏,就现金桌和高额桌而言,一定会遭受重创,走下降路线。不过就扑克的增长来说,也有很多积极的东西。Twitch的开放让扑克迎来了新的观众,SNG这种玩法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找到乐趣。

在巴塞罗那就有一个玩家他用10刀买入的比赛为自己拿到了一个套票,这就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我还记得在EPT决赛桌上看到很多之前从未参加过锦标赛的新面孔。所以有新鲜血液就有未来。如果没有新鲜血液的融入也就不存在扑克的可持续发展。

Q:话说最近扑克之星的比赛越来越难了,你怎么看?

A:只是特定的领域比较难,比如现金桌,真的很难。不过锦标赛方面还是给很多年轻玩家一个建立自己的资金或者在诸如EPT这种赛事上闪光的机会。扑克梦依然健在,只不过争取的道路会比以前难。

来源:PokerStars中文网(微信号/QQ号:扑克之星),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 评论:(0)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

◎欢迎参与讨论!

站内搜索